恨自己网赌贪心 - “秒销”超百万元!网红带货模式快速崛起

 

恨自己网赌贪心 - “秒销”超百万元!网红带货模式快速崛起

恨自己网赌贪心,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何文英

刷着抖音,看着直播,钱包就瘪了。看着网红试涂口红、试穿衣服、试吃零食,购买欲被直播氛围迅速点燃。多次在网红带货直播中下单的许女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在这种氛围下,人很容易产生冲动消费,甚至担心下单晚了商品被抢购一空”。

事实上,这只是网红带货经济在消费终端的一个碎片化细节。《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2018年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除淘宝外,当前在抖音、微博等平台上,“网红带货”同样如火如荼。

每日一淘副总裁陈言卿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网红带货交互感、代入感较强,更容易产生信任,减少决策时间。我认为视频带货会是未来电商的标配,甚至会是未来的主要业态和场景。”

“买它,买它!”更接地气

知名家纺上市公司直播运营主任冯碟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带货经济其实就是品牌开始依靠个人,通过直播、短视频,图文这种更加直观接地气的形式,直接推荐品牌的产品,为品牌带来销售额。”

“oh my god!”、“买它,买它!”、“我不允许有人还不知道它!”……这些耳熟能详的李佳琦带货招牌用语对消费者似乎有种魔性洗脑的功效。

“传统广告为了凸显品牌的格调更注重内容的高大上,而网红带货互动性强,内容接地气。网红帮消费者亲身试产品才是更能打动消费者的内容。”冯碟说道。

《证券日报》记者从一家知名家纺上市公司获悉,公司在跟网红薇娅的一次合作中,四千多套产品上架即被秒空,销售额1秒突破百万元。

品控成达摩克利斯之剑

据陈言卿介绍,网红带货通常是按销售额提成,粉丝较多的网红会有底薪(即服务费)。网红带货投入产出比在直播进行以及结束后均以明确的数据呈现,且成本较传统广告低,这成为网红带货经济迅速发展的基础。

《证券日报》记者从一份薇娅报价单上看到,带货品类分为美妆、食品、生活等,其中美妆报价最高。国产美妆产品报价为服务费45000元 35%佣金,国际美妆产品报价为服务费55000元 15%佣金。而记者从另外一份某知名卫视综艺节目广告报价单上看到,最低价格为350万元。

冯碟给记者算了笔账:“投一部知名视频网站的s级电视剧,费用大概在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而请薇娅做直播,家纺类的费用是2.3万元服务费 20%佣金。”

投入产出比直观清晰、成本具备明显优势,网红带货作为一种新兴商业模式快速崛起的逻辑已然清晰。然而,随着近期频出的直播带货翻车、销售数据造假、售后服务堪忧等问题浮出水面,网红带货经济的弊端也暴露无遗。其中,消费者最为关心的品质控制问题更是犹如高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陈言卿坦言:“品控对网红确实是很大的问题,相对来说电商平台在供应链、品控以及售后服务上较网红个人团队更有优势。”

据了解,网红主播也分为王牌主播,头部主播、明星主播、微博网红主播、腰部主播这样的矩阵梯队。冯碟指出:“头部网红对于品控把关相对会严一些。”

针对网红带货暴露出的种种弊端,陈言卿认为仍需要多方协力共促市场持续健康的发展。“监管部门已经出台了对网红直播的监管政策,平台方也需要负起责任对上架商品加强审核,对于网红也亟需建立起信用分级机制加强管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